<var id="nblxz"></var>
<cite id="nblxz"></cite>
<var id="nblxz"></var><var id="nblxz"><video id="nblxz"><listing id="nblxz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nblxz"><video id="nblxz"><menuitem id="nblxz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nblxz"><video id="nblxz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nblxz"><strike id="nblxz"></strike></cite>
<cite id="nblxz"><video id="nblxz"><thead id="nblxz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nblxz"></var>
<var id="nblxz"></var>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時事政治 > 政策信息 > 媒體解讀 >

我與新中國一起同行

2019-05-13 11:54:36 | 來源:人民網

發明、制造和使用交通工具,是人類為延長自己雙腳的行走距離,加快運動速度,擴大交際、交易范圍而做的一種努力。交通工具的變化,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社會的發展和文明的進步。我今年六十七歲,親眼目睹故鄉交通工具的變化過程,見證新中國的巨大發展和快速進步。

1956年,四歲的我開始記事。那時,我們那兒最快的交通工具,是牛車。坐牛車出行是我那時覺著最美的一種享受。牛車是用木頭做的,木廂、木輪、木軸,做車輪車軸的木頭多是棗樹的樹干——棗木堅硬耐磨。車軸與車輪相接處,需要抹上用棉籽榨出的棉油?杉词褂忻抻偷臐櫥,牛拉動這樣的車行走時,車仍會發出吱吱呀呀的響聲。這種響聲雖然凌亂不合任何韻律,可在當年的我聽來,卻是一種美妙的音樂。因為只要聽到這聲音,就表明自己坐在車上,既省力氣,又舒服,還比自己步行快,心里實在快活。那時,村里家境好的人家有事用車,常使用兩頭牛拉的木輪車;家境稍差的,就使用一頭牛拉的車;倘有誰家結婚娶親,會非常威風地使用三頭;蛩念^牛拉的木輪車。

1958年前后,我們那兒開始出現橡膠輪的平板車。這種車因為輪子是膠皮的可以充氣,摩擦系數小,拉起來非常輕快,既適合人拉,也適合驢拖和牛拖,所以很長時間,它成為我們南陽農村農民最喜歡的交通工具。人們去地里干活,去鎮上交糧,上醫院看病,結婚娶親,用的都是這種車。原先使用的木輪車,被逐漸冷落到一邊。

1961年前后,我們那兒出現了拖拉機。先出現的是大橡膠輪子的拖拉機,用于拉肥料、種子和收獲的糧食;后來又出現了鏈軌式的東方紅牌拖拉機,主要用于犁地、耙地。那時候,我們這些孩子,都以能坐一次拖拉機為榮。如果有誰哪一天坐了一次拖拉機去鎮上趕集,其他的伙伴們會羨慕不已。我那時的最大愿望,是當一個拖拉機駕駛員,以便能天天坐上拖拉機。

后來,就聽說在南陽通襄陽的大路上,跑起了一種燒油冒煙的汽車,跑得比拖拉機都快。村里好多人不信會有這種車,但鄰村的人說是親眼所見。為了證實這種傳聞,我們一幫小學生,在一個星期日,結伴跑到南陽通襄陽的大路旁,要看個究竟。我們苦等幾個小時,終于看到有一個拖個大箱子的家伙很快地跑了過來,又冒著煙跑走了。我們歡呼著鼓起掌來,天呀,真的是有汽車了。我們都想坐一回這樣的車,可坐車得要錢,大人哪舍得讓我們把錢花在這上邊?所以很久很久,我們都沒坐過這種汽車。不過從此,南襄大道上就不斷有這樣的汽車駛過了。

上世紀六十年代末,焦枝鐵路開始修建。蒸汽車頭牽拉的火車終于也在南陽的原野上開始奔馳了。鄉親們北上洛陽、鄭州,南下襄陽、武漢,也開始去坐綠皮車廂的火車了;疖噹锏淖灰婚_始是用木條做的,是真正的硬座,后來,才慢慢變成軟軟的人造革坐席。我當兵的前二十年,每次由山東回故鄉時,都是在洛陽換乘焦枝線上的火車南行的。那時火車上的乘客特別多,逢了暑期,車廂的過道里、座椅下、廁所里,甚至行李架上,都站著、躺著人。那么多年,我往返多次,真正能買到坐票的時候很少很少,差不多都是站票。偶有一次能買到硬臥票,高興得真如過年一樣。

1990年的時候,機關配備的小轎車開始多了。在那之前,地方上一個縣也就配備幾輛帆布篷的北京吉普。1990年之后,我有時由南陽回鄧州老家,偶爾會搭搭機關里的便車。那時若搭上一輛桑塔納轎車,會覺得很高興。車到村邊時,好多孩子跑過來喊:來轎車了!聽了這喊聲自己竟很有些自豪。誰也沒想到,僅僅二十多年后,轎車就在我的家鄉普及了。如今,村里鎮上,稍有點條件的人家,都已經買了轎車,F在再有誰坐轎車回家,沒有人會感到稀奇。

1992年,南陽也終于有了可降落大型客機的飛機場。第一次看見波音客機吼叫著降落到南陽的地面上,人們奔走相告。

1996年,我第一次出國,第一次在國外看見了高速公路。當時心想,我們老家啥時候也能建一條高速公路就好了。沒想到僅僅幾年之后,高速公路就真的修到了南陽。如今,南陽境內的高速公路已經織成了網,由洛陽開車沿高速公路去南陽,兩個多小時就到了。當年,我由洛陽坐火車回南陽,路上得走六七個小時哩。

2019年初春,我第一次看到正在建設中的鄧州東站高鐵站房,其雄偉的身姿已顯露出來;路軌已基本鋪好;車站的各種設施正在安裝。施工的工人告訴我們,通車后,由北京到鄧州,只需四個多小時。我聽了真是高興異常,過去,由北京坐火車回鄧州,得用十五六個小時,坐得人頭昏腦漲。高鐵通了之后,早飯在北京吃,午飯就可以在鄧州老家吃了。這在過去,真是難以想象。

幾十年間,故鄉的交通工具一變再變。每一次變化,都縮短了人在路上的時間,這也等于延長了人的生命,使人在相同的生命長度內,可以去做更多的事情。我有一個忘年交同鄉朋友,他上世紀五十年代考上北京的一所大學,去學校報到時,背著媽媽為他蒸的一袋子雜面饃,先步行到鎮上;后找就便的牛車坐上趕到縣里;再等機會坐就便的驢車去到南陽;又找人坐拉貨的馬車趕到許昌;再等拉貨的汽車搭車到鄭州;又進鄭州貨場,爬上時行時停的鐵路上拉貨的火車到石家莊;最后才坐上只有幾節車廂的鐵路客車趕到北京報了到。他說,今天的人與我那時相比,去北京一趟可以節約許多的時間,這可以干多少事情呀!

我相信,在不久的將來,我們的生活質量和生命長度還會有更大的提升。

(作者為茅盾文學獎獲得者)

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9年05月13日 20 版)

(責任編輯:李茜)
熱門課程

熱門圖書

關注我們

掃碼關注中公教育微信
微信號:wwwoffcn

 
 
中公教育